新闻中心

爱克精医马永贤:在我的第二故乡北京,刷新自己的人生

 

    人的一生,总有一些人让自己深切怀念,总有一些事让自己刻骨铭心,也总有一些地方能让自己脱胎换骨。

  我的人生轨迹可以用这几个地方来贯穿:广西——上海——北京——美国纽约—美国华盛顿——北京。我的人生没有那样波澜壮阔,但又是那么的不可思议,当我在广西一个小地方成长求学的时候,想象不到自己有一天会到美国生活二十一年,当我在美国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绩,谁也想象不到我又选择回到了祖国,而选择的城市恰恰是北京,这个被我称之为第二故乡的地方,是一个让我实现两次脱胎换骨的地方。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北京作为政治中心的色彩极其浓厚,不是今天的北京,刚柔并济,色彩斑斓,熔铸了古典与现代于一身,作为一个南方人,对于北京的天气、饮食、文化一时难以完全适应,刚来的时候,北京还在用粮票、布票和油票,冬天一般只有白菜、萝卜和土豆,但是我为了进一步深造,还是义无反顾地坚持了下来。在我2017年再次返回北京时,它已经尽情显示出了一个国际化大都市的风貌,五千年文明沉淀出的雍容华贵和前沿科技打造出的智慧城市混合出不一样的气度。

 

 

  在北京,我两次刷新自己的人生,刷新的方式是从理论到实践的磨砺,是一次人生的再出发,也是人生价值的一次淬炼。

  1987年来到北京之前,我在上海同济大学医学院医学系获得了学士学位,到1996年动身去美国之前的九年间,我主要完成了两大工作,一是担任首都医科大学附属朝阳红十字医院普外科主治医师,二是考取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协和医院普通外科硕士学位,这两件事对于我,或者说对于任何一个医生,都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医学有理论的拓展,更是一门实践的学问,没有理论素养,会成为井底之蛙,没有动手能力,也是纸上谈兵。正是在北京,我的人生获得了刷新。

  2017年我从美国返回北京之前,我在医学院肿瘤中心和大学肿瘤中心担任科学家,并担任美国华人精准癌症医学协会会长,在美国期间,为了继续提升学术素养,我攻读并取得了美国新泽西医科大学普通外科和医学院肿瘤中心博士后学位,这又是一次理论与实践的深入融合。在这二十一年当中,我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癌症精准治疗上,通过癌症细胞敏感性试验,找到最适合病患的药物和个性化治疗方法。但是,这次回到北京,我选择了创业,又一次刷新自己的人生,这次是要实现从科学家向企业家的转变。

  选择从事医疗行业,其实我就是选择了一个终生学习、持续更新、自我进步的行业,在这个行业中永远没有封顶、最高一说,医无止境,对于生命的探索,人有时只是万里长征走出了一小步。

  我的两次万里长征第一步,应该都是从北京开始的,第一次是从学生迈向了主治医师,第二次是要从科学家迈向企业家。

 

 

  雄心勃勃的北京,赋予了我勃勃雄心。与时俱进的北京,深度刷新我的人生。

  北京能开拓人的胸襟。北京的文化一向以历史悠久、皇家风范著称,大气、皇气、官气、文气、武气、雅气、商气、地气兼备,参透北京的独特文化,让人自觉不自觉地生出一种胸怀天下的气魄。单纯从医学资源来说,北京也汇集了全国最顶尖的泰斗级人物,能和他们探讨医学之道,个人技艺也会日新月异。

  北京培养了我作为医生的冷静。作为医生,一切行为都要符合职业操作规范,不允许有一丝一毫的偏颇,但是做医生也不能过于默守陈规,做医生不允许犯错,是一个需要把自己打造成“圣人”的职业。医生必须冷静,沉稳,尤其是外科医生,每一刀都是关乎着病体的健康,甚至生死,每一次手术都可能要面对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复杂状况,尤其作为主治医生,很多时候都是处在后无退路的境地,他就像一位带兵打仗的将军,不仅要一路向前,而且要随时、果决地做出判断,在争分夺秒的手术当中,不允许犹豫不决。在北京的九年当中,通过严苛的训练之后,我成了可以独当一面的外科主治医生。

  北京也让我体验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强大力量。此次回国,我最大的感受就是震惊。祖国的发展,即便身在美国,依然可以通过各种渠道来了解,但想要获得真实的感受,必须亲自回来体验。当我下定决心,要回国从事精准医疗事业,为中国2000万癌症病人减轻痛苦,为他们寻找个性化治疗之道,当我还没有正式办理好手续时,就收到国内领势投资递过来的橄榄枝,要为我的创业和融资扫平道路。当正式开始创业的时候,从人才、资金、渠道、品牌各个层面,各个合作伙伴就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创业环境的优越,让我只需把最核心的工作放在发挥无形资产优势,做好产品研发上来。当在北京感受一个国家蒸蒸日上的发展力量,当在北京享受各种完备的软硬件服务的时候,作为一个创业者,除了震惊,很难有其他的感受。

  当我和团队成员来到北京亦庄生物医药园,我们被这里浓厚的创业氛围、尖端的技术环境、完备的产业链所折服。未来,我们将在这里建设属于爱克精医的实验室,通过从病人的肿瘤活检、手术肿瘤标本等取出少量肿瘤细胞,进行体外扩繁,来快速检测病人对化疗药物和靶向治疗药物的敏感性,减轻癌症病人治疗过程的痛苦,大大提高早期癌症患者的治愈率,有效延长周后期患者的生命长度。

  在医生的字典里,如果他还是一个稍微有点自知之明的人,就不会有“骄傲”这两个字。从医学院毕业,到获取执业医师资格证,到职场小白,到住院医师、主治医师,从医学学士,到医学硕士、博士、博士后,从中国到美国,从医学院讲师到医学院教授,从外科医生到癌症研究及临床,从科学家到企业家的蜕变,每实现一级跳跃,我都能从更广阔的视角中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认识到医学的博大精深,我只敢学十当一,不敢学一当十。

  京开拓了我的视野,强化了我的意志,成就了我的事业北,增加了我人生的厚重,它一次次地刷新我的人生,是我当之无愧的第二故乡。但是,我的人生被刷新,人生理想却从来没有偏离过。

  站在现在看历史,我回想起了刚来北京时的理想,就是治病救人。站在现在看未来,我思考了在北京的未来理想,依然是治病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