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爱克精医创始人马永贤: 海外积累21年,用全球最前沿的癌症个性化精准治疗技术回国造福同胞

出国从事前沿医学研究的二十一年里,我无时无刻不在期待着自己能再回到中国,施展自己在国际前沿医学领域所积累的专业经验。这个愿望,近年来越来越成为我内心的理想与驱动力。

 

(爱克精医创始人马永贤)

 

1996年,我当时怀揣技术深造的理想,横跨太平洋来到了美国,本来想学习和研究当时国内算是空白的肝移植技术,结果到了美国第二年就开始从事上了癌症的前沿研究。2017年,在美国打拼了二十一年后,我抑制不住创业的冲动,横跨太平洋再次回到了祖国,致力于用自己积累二十一年的癌症精准治疗经验造福同胞。

 

世上有三万六千行,但是教师、律师和医生这三类从业人员,要保持一种理想主义:一个解决灵魂问题,一个专注社会公平正义问题,一个解决人们身体健康问题,没有信念怎么能行?王羲之在《兰亭集序》中有句名言叫“死生亦大矣”,确实,如果从医生的视角来思考哲学问题,那就是:“世间事除了生死,都是闲事”。

 

希波克拉底誓言中说:“无论至于何处,遇男或女,贵人及奴婢,我之唯一目的,为病家谋幸福,并检点吾身。”“医学之父”的话成为后世医生的道德准则,也深刻地影响了我的价值观念,从我决定进入医学领域以来,如今已有三十年的时间。在这三十年中,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选择,从来没有把它当成一种职业,而是当成了事业,熔铸了我所有的归属感、成就感、幸福感和使命感。

 

我决定报考医学专业,决定当外科医生,决定赴美深造,决定从事癌症个性化精准治疗方面的探索,决定回国创业,进而在医疗行业深耕细作三十余年,全是因为在我的人生当中经历过刻骨铭心的“两可痛三可喜”。

 

究竟是什么样的“两可痛”让自己如此刻骨铭心呢?

 

 

一可痛者,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至亲之人离开,却无能为力。三十年前中国的医疗条件和现在相比是天差地远的,现在感觉是不值一提的小手术,在当时都能置人于死地,医疗资源极度紧张,医疗设备极度缺乏,医疗经验极度不足,普通的阑尾发炎,都可能造成亲人间的阴阳两隔。没有相关生活体验的人,没有经历过生离死别的人,很难理解这种痛苦。因此,在高考时我义无反顾地报考了医学院。

 

二可痛者,癌症成为中国人第一大死因,每年新增450万人,新老患者超过2000万人,这是让所有医生都深感痛心的一组数字。癌症病人的痛苦除了家人,恐怕只有医生能够感知了。我从事了二十年的癌症研究和临床,见过各种各样的病人,从病因、药理、临床等层面分析这些病人的时候,在对生命深感惋惜的同时,自己的内心也备受煎熬,如果能够妙手回春,挽救这些家庭的幸福,那将是医生最大的价值。

 

我体味过难以对人明言的“两可痛”,同时也有“三可喜”。

 

 

一可喜者,我知道了癌症不是不可克服的,关键在于方法,而个性化精准治疗已经取得了突破性进展。我有一个朋友因为接触放射线的原因,在二十年前得了淋巴癌,但因为是早期,加上得到精准的个性化治疗,现在依然健康地生活着。这就说明,不必“谈癌色变”,癌症是可以克服的,而且在可预期的未来,它会成为一种慢性病,但目前它是可怕的,只有精准的治疗方案才有可能克服它。我在美国担任科学家期间,实践并完善了使用体外培养癌细胞做药物敏感性试验的技术,形成对肿瘤个性化用药和精准施治的理念及实施路径,这不仅能最大限度地减少病人的痛苦,也能因此做出精准配药和精准治疗方案。

 

这项工作,用了我人生中最精华的二十一年时光,但是能够学成归来,造福中国同胞,内心还是颇感欣慰。

 

二可喜者,《“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的发布,标志着促进全民健康已经上升到国家战略,这给健康行业从业者拓展了广阔的蓝海。统计数据显示,美国的健康产业占GDP比重超过15%,加拿大、日本等国健康产业占GDP比重超过10%,而我国的健康产业仅占GDP的4%至5%,我认为从这个数据来看,中国的大健康产业才刚刚起步。健康也是生产力,我们这一代人付出努力,争取为下一代人创造更为健康的生活环境。

 

 

 

三可喜者,我终于下定了破釜沉舟的决心,回国创业,并且决定用商业化的手段惠及更多的人。在创业初期我需要最大限度地发挥作为科学家的研发和技术优势,也做好了从科学家思维向企业家思维转变的准备,通过打造团队,建立咨询体系、营销体系、质量控制体系和人工智能生产体系等,融合理论与现实、理想与现实、理性与现实,最大限度地降低用户使用成本,全力提高病患的生活质量,这是我创业的原动力。

 

在这三十年中,我始终坚信医生也有侠客情怀,他们也不会被眼前的苟且所束缚,暮雨斜阳,单枪匹马,也能追寻诗和远方的田野。能够施展生平抱负,能够为患者排忧解难,做些对社会对人类健康有益的事情,才能体现人生价值。谁说思维严谨的医生不能有浪漫情怀和理想主义?谁说医生手里的手术刀不能像侠客的刀一样可以匡扶正义?